浙江快乐彩任选6走势图:5萬股民踩雷!42億違規擔保事件發酵:這家上市公司及四大高管一起被立案調查

剛泰控股42億違規擔保風波持續發酵中。

5月20日晚間,*st剛泰(原證券名稱:剛泰控股)公告稱,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證監會決定對公司及實控人等4名董事高管集體進行立案調查。

從上市公司自曝丑聞、到被監管部門出具警示函、再到股權被司法輪候凍結、公司高管集體遭遇立案調查,事態的發展正在變得日益嚴重。

42億擔保炸雷

公司高管集體遭調查

自從*st剛泰被爆出違規擔保事件后,不少市場聲音猜測,公司將因此被立案調查。果不其然,監管部門重拳出手,對上市公司及高管層采取了集體調查的措施。

根據上述公告,*st剛泰及公司實控人徐建剛、副董事長周峰、董秘趙瑞俊及獨立董事王小明分別于2019年5月20日收到證監會《調查通知書》,因上市公司*st剛泰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根據《證券法》有關規定,決定對*st剛泰及實控人徐建剛等4名高管進行立案調查。

此前*st剛泰自曝公司內部問題,發現控股股東42億違規對外擔保一事,揭開了這一輪風波的序幕。4月10日晚,*st剛泰發布公告稱,在部分借款糾紛案件中,存在由公司提供擔保嫌疑,經自查,相關擔保均與公司控股股東上海剛泰礦業有限公司(簡稱“剛泰礦業”)及其一致行動人或實際控制人徐建剛相關,但均未經公司有決策權限的決策機構批準,屬于違規為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提供擔保。公司涉及違規擔保42億元,目前尚未償還的本息合計約34億元,股東提供的質押擔保物約51億元。

盡管實控人在披露的公告中強調,其額外提供的質押擔保物,能夠足額覆蓋借款本息,不會給剛泰控股造成實質性損失。但交易所仍然對*st剛泰擔保事項進行了重點關注。

4月10日當日,*st剛泰收到監管問詢函件,上交所要求公司披露控股股東目前的債務情況、資金實力、償還能力、資信情況,以及約51億元質押擔保物的資產狀況,是否存在變現受限的情形。同時,如果如申請擔保無效未能獲得法院支持,需要審慎評估可能造成的損失并進行充分風險提示。

5月8日,*st剛泰披露,上海金融法院裁定,其控股股東剛泰集團及實控人徐建剛等和長城資管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因保全需要,其所持有的上市公司全部股份1.95億股全部被司法凍結或輪候凍結,凍結期限三年。

5月9日,*st剛泰收到甘肅證監局兩份行政監管處罰決定書。甘肅證監局認為,由于*ST剛泰自2016年11月至2018年6月為實際控制人、控股股東及其一致行動人和其他相關方的多筆借款提供擔保,擔保本金合計42.77億元,上述擔保未履行相應的決策程序,且未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同時,其中部分擔保借款的出借人還將*st剛泰列為被告之一提起訴訟,累計訴訟金額已達披露標準,但公司未及時披露。根據相關規定,甘肅證監局決定對*st剛泰及實控人等4名董事高管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監管措施。

ST階段仍有資金炒作

公司或有退市風險

距離*st剛泰自曝違規風波,僅僅不到一個月,這家問題公司便已然踩上退市的邊緣。由于違規對外擔保事項觸及其他風險警示紅線,上市公司在4月11日停牌后隨即就被戴帽,4月12日復牌后公司股票簡稱由“剛泰控股”變更為“ST剛泰”。

而從4月12日復牌開始,剛泰控股的股價也連續出現了6個跌停。截止5月21日,累計24個交易日內,*st剛泰股價已經出現12個跌停,股價也從4月9日復牌前的4.9元一路下跌至2.28元,跌幅超過50%以上。

4月30日,*st剛泰發布公告,因眾華會計師事務所對公司2018年度財務報告出具“無法表示意見”的審計報告,根據上交所相關規定,公司股票被實施退市風險警示的特別處理。

根據wind統計的持股戶數顯示,截止3月31日,持有*st剛泰的股東戶數仍有5萬左右。這也意味著一旦上市公司因為違規信披等事項確認后,并最終出現退市情形的話,這5萬名股東可能將遭遇嚴重的損失。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上市公司已經明確出現市場風險,但仍有資金冒險進入“刀口舔血”,炒作意圖十分明顯。據4月16日龍虎榜數據顯示,*st剛泰前五大買入總計131.70萬元,占當天總成交金額44.39%,其不乏中投證券南京中央路證券營業部、招商證券杭州天目山路證券營業部、申萬宏源西部證券南京漢中路證券營業部等機構席位。

深陷流動性困局

公司資金能力堪憂

實際上,*st剛泰需要面臨的可能不僅僅是違規擔保事件。此前,由于業績虧損、審計報告無法出具意見等情況,已有不少投資者開始密集關注公司出現的流動性?;侍?。

從2018年三季報顯示,剛泰礦業持有的剛泰控股的全部股份已處于凍結狀態。同時,剛泰集團以及實際控制人徐建剛所持股份多數也被質押。

據*st剛泰披露的財務數據看,2018年凈虧損11.65億元,上年同期盈利5.45億元,其中公司計提商譽減值準備7.25億元。2019年一季度實現營收3.78億元,同比下滑84.0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0.90億元,較上年同期由盈轉虧。

從報表上看,從2016年至2018年,*st剛泰持有的現金從19.51億變為2018年年末僅剩3100萬元左右,賬面上持有現金不多,其償債能力值得擔憂。

此前,也有消息傳出,剛泰集團因市場消息擾動導致金融機構對企業產生了不信任,并采取抽貸方式,致使企業突發短期流動性?;?。

2018年6月29日,大公國際出具報告稱,鑒于*ST剛泰目前面臨流動性風險,其銷售回籠、資產處置等償債來源籌措計劃和資產重組實施方案及未來影響短期內面臨不確定性,大公國際決定將*ST剛泰*ST剛泰列入信用觀察名單,并延遲出具評級報告。

對于此次違規擔保風波,分析人士認為,如果上市公司沒有有辦法解除擔?;蚍ㄔ褐С值1N扌?,則需要承擔巨大的擔保債務。而隨之而來的疑問則是,上市公司及控股股東資金實力是否能夠償還巨額債務?

隨著公司被立案調查,留給*st剛泰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94